Archive for the ‘灵休有感’ Category

2020年10月29日默想:恶人

Thursday, October 29th, 2020

3恶人一出母胎就与上帝疏远,一离母腹便走错路,说谎话。

4他们的毒气好像蛇的毒气;他们好像塞耳的聋虺,

5不听行法术的声音,虽用极灵的咒语也是不听。诗篇58:3-4

 

恶人和义人的对立是在很多诗篇当中都可以找到的一个主题。在圣经里面恶人首先是不信的人。所以在第3节说,他们一出母胎就与上帝疏远。其实这句话原文也可以理解为,他们在母胎中就与上帝疏远。正因为与上帝疏远,所以他们才会走错路,所以才会说谎话,这是品格上的败坏,所以从而就成为恶人。所以可见,品格的败坏,首先是从宗教上的败坏而来的。在这一段,除了讲到恶人不信上帝的这个特点之外,还提到另外两个特点。第一,就是他们是有毒的,好像毒蛇一样。所以他们会伤害,败坏他们周围的人。第二,就是他们的顽固,好像耳聋的毒蛇。第5节有些难理解。一般来说,行法术,和咒语在圣经里面都是不好的。这里指的是古人用音律的方法来操控蛇。在这里重点并不是这些行法术的好还是不好,重点是在讲,这些蛇好像聋了一样,不听这些行法术的声音。其实就是在指恶人就像这些聋蛇一样顽固,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,无论是上帝的声音,还是人的声音。他们顽固,傲慢,只随己意而行。所以在这一段,我们可以看到恶人的三个特点:第一,就是不信上帝;第二,就是有毒;第三,就是顽固,傲慢,随己意而行。我们也要用这些来反省自己。如果我们有这些问题,就要赶紧的认罪悔改,脱离这些。

2020年10月28日默想:黑暗中要赞美

Wednesday, October 28th, 2020

6 他们为我的脚设下网罗,压制我的心。他们在我面前挖了坑,自己反掉在其中。(细拉)

7 神阿,我心坚定,我心坚定。我要唱诗,我要歌颂。

8 我的灵阿,(原文作荣耀)你当醒起,琴瑟阿,你们当醒起。我自己要极早醒起。诗篇57:6-8

 

诗篇57仍然是大卫逃避扫罗追杀的时候所写的诗篇。在第6节,因着恶人的追杀,设下网罗,所以我的灵魂bow down。“压制我的心”,英文的翻译是:my soul was bowed down。因着环境的恶劣,诗人的心也很沉重,很down,很low。但是,就是在这样的沉重之中,诗人没有沉浸在自己的负面情绪当中,而是有意识的要振作起来。所以在第7节,我们看到,诗人写道:我心坚定,我要唱诗,我要歌颂。在第8节,诗人说:我的灵要醒来,琴瑟啊,要醒来。最后,诗人说:I will awake the dawn。Dawn是黎明的意思。黎明到不到来,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不是说我们想要它来,它就来;不想要它来,它就不来。但是诗人在这里说:我要唤醒黎明。诗人的这么说,当然不是狂妄到认为自己可以掌控黎明的到来与否,而是一种形象的手法来表达自己心中强烈的愿望:要脱离那种负面情绪,要灵魂醒来,要赞美,要歌颂。诗人这么做,不是阿Q精神,不是自欺欺人,而是基于信心的眼睛看到上帝在他的患难当中仍然是掌权的上帝,是基于对上帝的慈爱和信实的信心。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信心,所以即使在黑暗当中,我们仍要赞美,要歌颂。

2020年10月27日默想:信心

Tuesday, October 27th, 2020

4我倚靠上帝,我要赞美他的话;我倚靠上帝,必不惧怕。血气之辈能把我怎么样呢?诗篇56:4

 

根据诗篇56篇的题词,这篇诗篇是大卫逃避扫罗的追杀,不得已逃到非利士人的迦得时所写的诗篇。大卫逃到迦得之后,被迦得人认了出来,说,这不是以色列人所说的大卫杀死万万的大卫吗?大卫是以色列的大将。但是以色列和非利士两个国家是敌对状态。以色列人做诗歌赞美说:扫罗杀死千千,大卫杀死万万。这里的千千万万都是指非利士人。所以可以想象非利士人对大卫的仇恨。现在大卫为了躲避扫罗的追杀,不得已逃到非利士人的地方,而且被非利士人认了出来。非利士人要杀他。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面,大卫写下这篇诗篇。在这篇诗篇里面,第4节和10,11节基本上是一样的,是一个重复。这个重复就告诉了我们这篇诗篇的主题是什么。正如第4节所说的,我依靠上帝,所以不惧怕,人又能把我怎么样呢?这是大卫在信心当中的宣告。大卫不但在信心当中宣告,而且在信心当中赞美。虽然处境很艰难,看起来似乎没有出路。在仇敌的地盘,被人家人了出来。所以大卫只好装疯卖傻,唾沫流在胡子上面,在城门上面胡写乱画。但是也正是在这样的艰难处境当中,大卫在信心当中宣告和赞美。大卫有信心,但同时大卫也用他自己的智慧。他装疯卖傻,好让非利士人小看他,轻视他,从而就忽略了他。所以,有信心,并不意味着不用自己的智慧。有信心是关键,是根本,但是使用智慧是人的责任。这两者有的时候会有矛盾,但是并不一定都是矛盾的。

2020年10月26日默想:抱怨

Monday, October 26th, 2020

17我要晚上、早晨、晌午哀声悲叹;他也必听我的声音。诗篇55:17

 

17节这里中文翻译成为哀声,悲叹。原文的意思是complain, murur。就是抱怨的意思。所以这里的意思是,诗人晚上,早晨,晌午都抱怨。但是上帝听他的抱怨。这里的抱怨为什么蒙上帝的垂听?不像出埃及记里面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抱怨惹上帝大大的发怒。因为这两种抱怨是不一样的。出埃及记里面以色列人的抱怨是出于不信的抱怨。上帝带领他们走出埃及,行在旷野里面,他们遇到一些难处,就开始怀疑上帝的动机。说上帝带领他们出埃及,是要让他们死在旷野里面。这是出于对上帝的不信而产生的抱怨。而这里的抱怨不一样。这里诗人受到仇敌的攻击,受到朋友的背叛。他的环境很糟糕。但是他选择来到上帝面前,向上帝抱怨。这个抱怨是出于对上帝的信靠的抱怨。所以这里的抱怨更像是诉苦,向自己最信任的人诉苦。所以虽然同是抱怨,却完全出于相反的动机。一个是不信,而一个是信任。所以前者惹上帝大大的发怒,而后者却蒙上帝的垂听。